弗罗西诺内美院官网
激情燃燒的科幻——訪中國新生代科幻代表作家劉慈欣
時間:2019-02-15      文章來源:科技日報      責任編輯:王強


2019年2月,劉慈欣在陽泉市家中接受央視記者采訪。資料圖



2004年3月3日,劉慈欣在娘子關發電廠宿舍區家中接受本報記者采訪,這是劉慈欣首次接受媒體的專訪。

曹俊卿攝


    早春二月,萬物萌動,一切都那樣富有詩意。在山西陽泉市東部的深山溝里,乘著一輛破舊的小公共汽車顛簸了近兩個小時后,我終于來到了劉慈欣生活的現實世界:四面環山、信息閉塞、條件惡劣,這里除了一個動聽的名字“娘子關”外,似乎再沒有讓人一下子喜歡上的東西……面對如此環境,我禁不住要自問:劉慈欣,這位中國新生代科幻代表作家究竟是怎樣飛翔自己的想象翅膀,將一系列一系列科幻小說奉獻給上百萬讀者的呢?


1、從“地心”闖入科幻世界

  一見到劉慈欣,他的實在、豪爽和平易近人、不事張揚,一下子就拉近了我這個陌生人與他的距離。
    1963年6月出生在一個煤礦工人家庭的劉慈欣,有一對慈祥的父母,父親是退伍軍人,母親是小學教師。上小學時,劉慈欣偶然從父親的箱子里翻出一本繁體字的《地心游記》。原本就愛讀書的他,看到這個“奇特誘人”的書名,當然不肯放過。于是,在凡爾納的帶領下,他到“地心”進行了一次愉快的旅游。這次“旅游”讓他覺得科幻的世界是那樣的神奇好玩,凡爾納是那樣的了不起。之后,他又千方百計地找來凡爾納的作品愛不釋手地讀,一直讀到上初中。
    自從到“地心”一“游”闖入科幻世界后,劉慈欣始終都被一種激情沖擊著。除了在現實中認真完成各科學業,課余時間,他都把自己置身于一個奇妙的想象世界里。從上初中起,劉慈欣就開始了科幻小說的創作,雖然一直到1998年都沒有發表過一篇,但他毫不氣餒,在科幻世界里孜孜以求,樂此不疲……
    就是憑著一種對科幻的癡迷,劉慈欣的科幻小說創作逐漸形成了獨特鮮明的風格,    1999年開始在《科幻世界》等我國權威科幻小說刊物上發表作品,并受到越來越多讀者的歡迎,出道僅僅兩年就確定了科幻界核心作家的地位。到2018年,劉慈欣已先后發表了40余部科幻小說計400余萬字,福建少兒出版社、作家出版社、北京少兒出版社等多家出版社出版了他的長篇科幻《魔鬼積木》《超新星紀元》和《誰替恐龍剔牙》,以及層出不窮的作品集。他的作品《帶上她的眼睛》獲1999年中國科幻小說銀河獎一等獎;《流浪地球》獲2000年中國科幻小說銀河獎特等獎;2001年《全頻帶阻塞干擾》和《鄉村教師》首度同時獲得銀河獎兩項獎項,之后又連續獲得6屆中國科幻小說銀河獎;2015年8月,劉慈欣憑借《三體》獲第73屆世界科幻大會頒發的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獎,這是亞洲人首次獲得雨果獎,也是中國科幻走出國門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他的多篇作品還被收入《中國90年代科幻佳作集》《20世紀末10年中國科幻小說精品選》《當代中國優秀科幻小說精選》及2001~2003《中國年度最佳科幻小說》等十幾種書籍中。

2、用激情引燃科學幻想

    作為山西某火力發電廠的計算機工程師,劉慈欣在工作上勤勤懇懇,一絲不茍,30歲時就被提拔到工程師的職位上。在工作之余,他才展開自己的想象力進行創作,而且這幾年都是在晚上11時當兩歲的小女兒和愛妻睡覺后,才靜靜坐下,打開電腦,從現實中進入他的科幻世界……
    劉慈欣的科幻世界燦若銀河之星,他是以一種對科學、對技術粒子風暴般撲面而來的澎湃激情,引燃他那奇特美妙的幻想。這種激情體現在他作品中建構宏大場景的行為上,體現在他筆下人物命運的抉擇中。比如在《朝聞道》中,生命激情的爆發被劉慈欣擴大到了人類整個科學精英群體,“朝聞道,夕死可矣。”面對外星人設定的用個體生命毀滅換取科學真理的“真理祭壇”,科學家們如飛蛾投火,義無反顧。
    劉慈欣的科幻小說大部分描繪的都是宇宙級別的驚人事件。在《微紀元》中,他以超凡的樂觀主義為我們勾畫出未來世界光輝燦爛的宏偉藍圖;在《鄉村教師》中,硅基生命聯邦與碳基生命聯邦在以萬光年計的空間內展開了時間跨度長達萬年的星系戰爭;在《流浪地球》中,太陽走向生命的終點,人類駕著地球開始了流浪;在長篇《超新星紀元》中,描寫了超新星爆發后,地球上只剩下13歲以下的孩子,世界變得怪誕而瘋狂……劉慈欣鮮明的科幻風格正是建立在他所熱衷的這類以震撼讀者身心為目的的宇宙事件中。
    劉慈欣總是以“系列”形式規劃自己的科幻創作,比如“地球”系列,描寫地球科學,有《地火》《地球大炮》等;“太陽”系列,描寫關于太陽的故事,有《微紀元》《流浪地球》等;“普通人”系列,描寫普通人在宇宙中創造奇跡的故事,有《鄉村教師》《中國太陽》等;還有“大藝術”系列的《夢之海》《詩云》《歡樂頌》和長篇系列《三體》《三體Ⅱ·黑暗森林》《三體Ⅲ·死神永生》等。

3、說科幻說得頭頭是道

    一談到科幻文學,憨厚、低調的劉慈欣興味十足,說得津津有味、頭頭是道。他說:“人類之所以成為人類,是因為他們具備了必不可少的兩個東西:科學與幻想。科幻文學是惟一同時表現這兩個東西的文學,因而它是最能體現人類特點的文學,在我看來,科幻不是一種消閑文學,甚至不僅僅是一種文學,它是一種信仰、一種生活方式,是人類創造美好未來宏大努力的一部分,而且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科幻小說的優勢在于創造了一個空靈的想象世界,它所創造的美應該來自于科學,但并不等于對科學生硬的拷貝。真正的科幻應該使人感受到宇宙的宏大。”
    劉慈欣是一位典型的以科技為其作品內核而取勝的作家。他說,科幻表達的是科學的精神和意境,而不是科學本身。一篇沒有一個科學名詞,描寫上古時代田園童話的科幻可能是科學的,而一篇在實驗室中擠著一大群科學家和一大堆儀器的科幻卻可能是偽科學的。劉慈欣十分反對偽科學的東西,他絕對不允許自己的作品有絲毫偽科學的成分,他想讀和想寫的科幻小說是那種科幻意境好,用科幻本身的東西來吸引人的作品。
    談到科幻創作經驗,劉慈欣坦然一笑:“說經驗談不上,倒是有些感受。”他說,如果有志于科幻創作,那么就豐富和深化你的思想,使其中自然而然地產生出許多想象世界。如果這些世界讓你自己都驚詫,有一種帶別人進去游覽的渴望,那你就是一位科幻高手了。記住:科幻小說的靈魂是思想!
    說到中外科幻界的遠事近況,劉慈欣更是滔滔不絕,什么對他科幻創作影響很大的凡爾納、阿西莫夫、克拉克等外國著名科幻作家啦,中國的鄭文廣、葉永烈、王晉康、星河等幾代科幻作家啦,他都能把他們的作品、風格和特色,甚至科幻界的軼事說得有眉有目,他像是在給你講述一部中外科幻史,讓人聽得好起勁。
    在現實世界中,劉慈欣雖然惱火于自己所處的封閉環境,不能給自己提供所需的交流,但讓他覺得很迷人很好玩的科幻是他永遠追求的事業。

科學導報記者 曹俊卿

  (注:本文初發于2004年5月24日《科學導報》,本期重新刊發,文中略有改動)




弗罗西诺内美院官网 北京pk赛车10大小技巧 九龙娱乐官网 betoo7足球即时比分 重庆实时彩开奖结果 线上平台 龙虎稳赢的公式方法 香港3肖6码默认版块 阿贾克斯 快三计算大小单双技巧 中体育zso8飞彩比分 威海JJ娱乐中心 斗地主棋牌提现 万里平台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 腾耀2娱乐